生了一个“铜娃娃”,前婆婆污蔑我性生活不检点

  • A+
所属分类:足彩推荐

随着阵痛越来越密集,我的呼吸也有节奏地调整着,细密的汗珠子一波一波地往外冒。

“新妈妈不要太紧张,你的各项数据都很适合生产,所以不要太过于精神紧张。” 助产护士微帮我一次又一次地擦去额头上的汗珠。

可是,她又怎么会知道我那更深层的担忧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阵撕裂感,我听到了孩子响亮的啼哭声。

“来,妈妈来看看可爱的宝宝,一个帅气的男孩子。” 医生把孩子抱到了我的脸边。

“医生,你能帮我看看,孩子是很嫩的,对吧?我太累了,怕看不清。” 我和欧阳雄都做过详细的婚检,这次应该不会有问题。

“对啊,特别的粉嫩健康,你放心吧!” 医生只是笑笑,他估计觉得我肯定是累傻了。不管怎么样,只要颜色的是粉嫩的,就好。想到这里,我撑着的眼皮也沉沉地落了下来……

突然,我感到一阵急剧地摇晃,“苏韵,你快醒醒,孩子变黄了!” 请来的月嫂几乎哭了出来,不断地拉着我病床后的护士站拉绳。

我抱过孩子快速地解开衣服,只见他全身黄澄澄的,从身体到四肢,连眼白都透着黄气,那种黄就好像金属铜一样。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的担忧最终成了事实。

很快,医生就来了,他一边拿着听诊器查看着孩子的生命体征,一边问询问我的病史。

“医生,不用问了,孩子没救了。” 我一把抱过孩子紧紧贴着胸膛,闭起哭红的双眼。

在我怀里躺着的是我和欧阳雄的第一个孩子,但也是我的第二个孩子。在欧阳雄之前我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我的前夫叫赵鑫。

我和赵鑫结婚2个月后,我就有了身孕。本来是件喜事儿,可这喜庆劲儿走到我生下一个浑身黄澄澄的死婴儿那天就戛然而止了。

记得有一次,婆婆来我们家,我门都没开全,她就噼里啪啦一顿说: “你说你是造了什么孽啊?你知道别人怎么说我们老赵家吗?说我家生了一个妖怪!我老赵家清清白白的正当人家,怎么就赶上你了呢?”

从我和赵鑫开始谈恋爱直到结婚,婆婆就一直一万分不满意,婆婆不喜欢我的原因,其实我是知道的。

我从有记忆起就一直寄养在大伯家,时间久了,总有着寄人篱下的感觉。所以,在18岁的时候,我就辍学进城里去打工了。

我的工作是酒吧的酒促小姐,因为之前借住在别人家的经历,所以,我特别地会看人脸色说话。业绩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虽然不少人觉得酒促小姐不是正经人,但是我知道我挣的是我努力得来的干净钱。

赵鑫是我的一个客人。他为人温柔体贴,买酒的时候从来不为难我。跟他在一起,我仿佛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港湾,于是,我没有过多地考虑,很快地就和他在一起了。

可谁想到婆婆这么不喜欢我,在她眼里,我“勾引”她儿子在先不说,现在还生下这个样的一个病娃儿落人话柄,给她丢人现眼。现在的我对她来说,就好像难缠又散发着恶臭的裹脚布,拿火烧了才干净吧!

“妈,你别这么说……” 赵鑫还没说完,只见婆婆挑起三角眼,眉心拧巴着,嘴唇都颤抖着,这架势像点了火的炮仗一样,不炸个鸡飞狗跳不会罢休。

“我怎么不能说了?!你家的房子都是我拿养老金给你垫的!老娘们哭几声抹几滴眼泪就可怜啦?我当初就没看上她,一个没爹没娘的扫把星,能为我们家带来什么好运气?!但是你硬是要跟她一起,看看!现在生了一个这么不吉利的玩意!”

“你别嘴巴这么不干净!” 我还在月子里,说一句话就满头大汗。可谁知,她一下子从包里拿出一把剪刀,拉住我的长头发就一顿猛剪,一边剪一边说:

“谁没生过孩子啊!我生了十个孩子,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去过市里的大医院问了,人家医生说,这是性生活不检点的女人才会生的病,再说你之前的工作,怎么每个月都是你做销售冠军啊,谁知道这狐媚子使了什么把戏!把你头发剪了,看你还怎么勾引男人!”

赵鑫听到这里明显地顿了一下,过了好一会,他才夺过了婆婆手里的剪刀。同时,婆婆反手一个巴掌重重地甩在了赵鑫的脸上,说他是戴了绿帽的大王八。

从那次以后,我就明显感觉赵鑫对我的态度变冷淡了。没过多久,他就开始晚上不回家了。最后,他喝醉带了一个女人回家,这个男人借着酒劲大吼,说我染了见不得人的脏病,给他戴绿帽子。接着又大哭跪倒在地上,说自己还得靠婆婆还房贷……

都说酒壮怂人胆,酒气我闻到了,怂人我也看到了。当晚,我就拖着还在月子里的身子离开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我这个身子走不远,于是就借住在一个市里的好朋友家里。出了月子,我也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我准备参加成人高考,我想成为一个儿科的医护人员。我希望之后我可以挽救更多孩子的生命,更是挽救那些跟我一样的母亲的心。

所以白天的时候我就去学校上课,晚上我就紧去酒吧当酒促。日子过得匆忙充实,甚至有几天,我都不曾记起心里的痛。又或者是因为那几天,是因为我遇到了欧阳雄。

如果说年轻时的我会因为安全感而奔赴婚姻,现在的我更会因为安全感而忌惮婚姻。

转眼,我和欧阳雄在一起快三年了,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他告诉我,他其实不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在他之前还有一个女孩,但是出生就死了。他说,直到现在他的妈妈想起姐姐还是会难过地抹眼泪。所以他真的理解一个母亲丧子的痛苦,他愿意给我时间等伤口愈合。

所以,虽然他已经买了一套房子写在了我的名下,却从来没有催促我跟他登记结婚。

可是,验孕棒的两条杠打破了生活的节奏,我意外怀孕了,我变得非常焦虑,不知道这个孩子会不会也活不了……

欧阳雄默默地请了假,在家陪伴我。他说,他一定会让这个孩子健健康康地出生。我看这个这个身边的男人,我想要给他这个孩子。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去了好几个医院做婚检,结果都显示正常。我和欧阳雄都认为这次不会有问题。

可是现在,我却抱着第二个“黄澄澄”濒死的孩子。

所有以前的回忆翻涌而至,我昏厥过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欧阳雄已经守在我的床边了。

他身边站着一位气质温柔的阿姨,黑亮的长发低低地盘在颈后,粉色的珍珠花静静地停在厚实的耳垂上,灰白相间的大格子羊绒衫随着窗外射进的阳光,显得这样的细腻温暖,想让人亲近。

“苏韵,孩子的生命体征还在正常内,你不要太紧张,医生已经有几个推测了,需要我们配合,我先去抽血,一会他们过来验你的。这个是我的妈妈,她会照顾你。” 我一下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地抓住欧阳雄的衣角,不想让他走。

“孩子,欧阳雄一会就回来,你闭目休息一会,阿姨就坐在旁边,有事儿你睁眼就能看到我。” 一只温暖有力的手牵起了我的手,并且轻轻地捏了捏,我竟然就放下心来,按照阿姨说的话做了。

欧阳雄是B型血,我是AB型血,一开始医生怀疑我们是ABO溶血症,结果这个推论又被推翻了。

同时,医生给我的孩子下了病危通知。

医生又一次从我身上采血,我早已经面如死灰。

阿姨起身从椅子上起来,直接坐在了我的床沿,紧紧地拉住我的手说:“ 阿姨也是母亲,现在你的孩子还在等着你,我们不要比孩子先垮,说不定他们一会儿就抱来孩子,要你喂奶了呐!”

我看着欧阳雄的母亲,我俩都同时流下了滚烫的眼泪……

“苏韵!你的孩子有救了,孩子已经送去手术室了。你的血型是罕见的AB型阴型血,孩子出现的是AB型阴型溶血症,医生准备通过脐静脉给孩子换血。”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我低着头泣不成声。

现在6个月过去了,抱着怀里越来越沉的儿子,我感觉心碎的那个角渐渐地补了回来。

但是当年在赵鑫家里经历的旧事,依旧会让我半夜发噩梦,欧阳雄说我经常在梦中尖叫……

每每在第二天睡醒以后,欧阳雄就鼓励我把心里的委屈事情,特别是那个恶婆婆说的话再复述给他听。

他本身就是心理咨询师,所以,因为他的专业,我更加地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心里的想法。

我告诉欧阳雄,婆婆应该有老年痴呆了,她明明只有七个孩子,却老是说有十个孩子,赵鑫纠正了她好几次,都是这样。

如果她真的有老年痴呆,我原谅她就容易点了。

几天后,欧阳雄去外地去办事情了,回来以后跟我说,房屋管理局需要一份我之前的居民证明,新买的那套房子要用。

欧阳雄提早联系了镇里的居民会,这样我们到了以后,就能立马拿了材料走。我们决定就在这周六下一趟镇里,刚好碰到欧阳雄的妈妈来看我们,这样就带上她一起去了。

我明知道这次去不是去赵鑫家,但是下车的时候,脚还是紧张地打颤。

欧阳雄的妈妈从背后环搂住我,说跟我一起去拿文件,我靠着阿姨的支撑走到了居民会。而欧阳雄就留在车里照顾孩子。

踏进居民会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赵鑫的妈妈。

“哟,办事儿怎么还带一个人来啊?怎么害怕啊?别忘了,你也曾经是这里的人啊。” 前婆婆挑着眉毛,皮笑肉不笑。

“可惜你们没有这个福气,现在苏韵儿是我家的儿媳妇了。” 欧阳雄的妈妈平稳地吐出几个字正腔圆的字。

“福气?我跟你说……算了,还是不说这个了,晦气!” 说罢,她竟然拿出一堆冥纸开始念念有词。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办公室里还搞这些封建迷信,不怕我拍照片发微博,让你们红一把吗?” 欧阳雄的妈妈脸色不变却字字铿锵,盯着居民会的办事人员。

赵鑫妈当然被制止了,但是嘴依旧不消停:

“我已经从倒霉运里解脱出来了,如今我的儿子也娶了媳妇儿,媳妇儿也怀了我的孙子,我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倒是你,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带晦气的?生的那个孩子,哎哟,跟“鬼娃”一样,晦气!”

在我正准备反击的时候。突然,欧阳雄抱着吵闹的儿子进来了,赵鑫妈一下子像被冰冻住了一样,眼睛直盯着我的孩子,我想这“一击”远远比我要说的话猛烈。

“我说了是你们没有这个福气!” 欧阳雄的妈妈喝了一口水。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赵鑫妈喃喃自语。

“我来告诉你,怎么可能!你自己生了十个个孩子,前面九个个都是女儿,最后一个生的儿子赵鑫。女儿的名字都是招娣,迎娣,顺娣…… 你当年生儿子的压力很大吧!是老公要你生?还是你公婆要你生?还是整个环境都逼你生?” 欧阳雄的妈妈一下子提高了音量。

赵鑫妈像蛇被打了七寸一样,咧着嘴却一动不动地盯着阿姨。

“我再问你!你十个孩子,最后活了几个?七个对不对?那另外三个去哪里了?”欧阳雄妈妈步步紧逼。

“你别说了,别说了……我没办法啊,养不活啊……” 赵鑫妈一下子从椅子上滚落,索性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她有过十个孩子的事情,连赵鑫也不知道,但这辈子却一直挂在嘴边,想必是心里又深又痛的秘密吧。

可是欧阳雄的妈妈是怎么知道呢?我还没来得及想这个,阿姨掷地有声的话就抛了出来:

“你自己明明也经历过丧子之痛,不心疼同样经历痛苦的女人也就算了!相反地,你却捅她的心窝子!人都说千年媳妇儿熬成婆,你以前可能是受害者,但是现在呢!是一个良心狠毒的施暴者!你口口声声说晦气,你不怕你才是带来晦气的人吗?!”

赵鑫妈不断地抹着泪,身体也不住地颤抖。我看在眼里,把这当作这么多年来,她对我所做的一切的道歉。

最后,欧阳雄妈妈说的话,我会记一辈子。

她说,她就是我的家人,如果有谁欺负我,她第一个站出来不同意!此刻的我泪流满面,仿佛这些年烂在心里的辛酸,委屈,苦楚都倒腾了出来。

欧阳雄站在我的背后,不断地安抚着我的后背。踏出居民会的大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脚下的路变得敦实好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泣不成声地跟欧阳妈妈说,阿姨,谢谢你。欧阳妈妈搂着我说:“ 喊婆婆吧,不,喊妈妈,跟欧阳雄一样喊妈妈。”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欧阳雄和妈妈的计划。包括之前出差,也是计划内的事。欧阳雄打听到了赵鑫妈有过十个孩子的秘密。

当然,取文件是真,但是只是充当一个由头,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请君入瓮”——赵鑫妈听到风声,是一定会来的。

欧阳雄一边倾听疏导着我,一边更是了解了赵鑫母亲的性格,然后和妈妈一起讨论战术。

阿姨从儿子嘴里听到了关于我丧子的经历,感同身受,就想帮我出一口气。于是母子紧密合作,所以,这盘棋一把就将了对方的军。

几个星期后,我发了朋友圈的第一张照片,是四个人的全家福,背景是一个大大的红喜字。题目是——今天我成了欧阳太太。

第一条留言是来自欧阳雄的妈妈,我的婆婆,她说,我的儿子娶了一个好老婆,我的孙子有了个好妈妈,而我有了一个日思夜想的好闺女。

我很幸运有这样的一个好婆婆。不仅帮我讨回了公道,也帮我从内心深处的孤独感中彻底站了起来。

人这一辈子的经历或者在于时间,又或者在于无法预料的情况。在时间和无法预料的情况下,人抗争的力量是显得如此的渺小,或者抗争环境,又或者抗争自己内心恶的倾向。

但总有些人,坚守着内心的善良砥砺前行。又因为有了这些人,使原本理性的时间纵轴变得有人情味,有了彼此照应的温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于彩虹_NBJ11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