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20年后,塔利班胜利了吗?

  • A+
所属分类:体育赛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世纯】

本周,随着美军撤走了近半数驻阿部队,阿富汗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国各地进展迅速。面对塔利班的攻势,外交部和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6月20日提醒在阿中国公民和机构进一步加强防范和应急准备,并利用国际商业航班等尽早离境。

阿富汗有34个省和370个区,塔利班在阿富汗几乎全部省份都发起了攻势。根据外国社交媒体网站long war journal的统计,政府军目前完全控制的86个区,理论总人口约为1142.3万,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完全控制的133个区,理论总人口约为821.1万。双方互相争夺的179个区,理论总人口约为1337.2万,阿富汗塔利班在5月份到6月份短暂的几十天里,就额外夺取了40%的地盘。

这一消息也得到了官方人士的确认。联合国驻阿富汗特使、联合国阿富汗特别代表与负责人莱昂斯(Deborah Lyons)6月22日也同样证实,自5月初以来,塔利班又夺取了50多个区。

绿色:塔利班控制区域 蓝色:政府军控制区域 红色:争夺区域

笔者经常会关注塔利班最新进展。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从5月份开始,笔者关注的几个塔利班官方发言人和记者,就不断发布投降的政府军蹲坐在一起、百无聊赖等待塔利班发放路费回家的视频。有时候,这些亲塔利班的记者一天能发布十几个不重样的视频。

除了发布政府军投降士兵的视频以外,阿富汗塔利班也经常发布缴获投降政府军的悍马、防雷车,乃至D30火炮等技术装备的视频。在有些视频里,塔利班成员还站在这些战利品前,高呼口号。要知道,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军以美军遗留的装甲输送车为主,技术兵器并不多,并不像90年代阿富汗政府军那样动辄拥有一千多坦克、BMP。这些悍马、重型火炮的损失,往往就证明政府军损失了当地最重要的机动作战力量。而阿富汗塔利班在丢失全国政权十几年以后再次拥有了火炮等重装备。

塔利班每天都在社交媒体上公布最新的进展,包括缴获的重型车辆,对了,他们的BGM非常洗脑

百无聊赖的政府军等待塔利班发放路费回家 图源:社交媒体

和19年3月份激烈的“春季攻势”、20年持续一整年的“以打促和”相比,塔利班在本轮攻势中并没有遭受太多的军事抵抗。亲政府部队要么因为缺乏军饷或者后援而投降,要么在当地阿訇协调下,撤离被塔利班包围的地区,而阿富汗的经济活动在一片恐慌之中还在继续。

在有些情况下,阿富汗国民军的特种兵上午会在据点举着AR拍照,下午塔利班分子就在同一个据点举着AK拍照,这样两边都能向当地的阿富汗人民“交差”。尽管国民军和塔利班每天仍然互有伤亡,政府军的“巨嘴鸟”依然在轰炸塔利班,但种种迹象说明,阿富汗国民军麾下的35万军警宪特士气低迷,已经没有什么人想继续这场持续了40多年的冲突了。

在有些情况下,阿富汗国民军的特种兵上午会在据点举着AR拍照,下午塔利班分子就在同一个据点举着AK拍照,这样两边都能向当地的阿富汗人民“交差”。

一片恐慌之中,阿富汗内部的经济生活还在继续

面对塔利班的攻势,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撤换了两名阿富汗国防部高级官员。俾斯麦拉·汗·穆罕默迪替代了2018年上任的现任防长阿萨杜拉·哈立德,担任阿富汗国防部部长,以继续和塔利班作战。穆罕默迪在“抗塔英雄”、北方军阀马苏德麾下干过,从90年代到现在手里握有大量塔利班血债,加尼希望用这些“仇人”督战的方式继续战争,避免阿卜杜拉·阿卜杜拉借军事不利之际逼他下野。尽管阿富汗国民军的抵抗还在继续,美军也在6月25日恢复了对塔利班的空袭,但在笔者完稿的6月26日,依然有大量县市向塔利班投降,同时在昆都士省的省会昆都士市,塔利班一度进入了街区,和政府军打起了巷战。

政府军的抵抗还在继续,塔利班方面也有人向政府军投降

军事上有所进展,塔利班领导人6月份以来还通过多个途径提出了新的统一阿富汗的政治诉求。塔利班政治部主任、阿塔实权二把手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6月20日表示,阿富汗塔利班的政治目标,是建立一个伊斯兰制度的阿富汗,新阿富汗政权将通过阿富汗人相互和解协商而建立。新的伊斯兰政权将尊重伊斯兰教法下的女权、少数民族权利,禁毒,不输出恐怖主义,并与其他国家友好通商,合作发展。

对于读者朋友们,尤其是观网很多00后年轻的读者朋友们来讲,大家几乎是从有记忆的那一刻,就开始看美军在阿富汗打治安战的新闻。如今阿富汗的天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倒向塔利班,确实有些让人意外。

不过,“美械军纷纷望风而逃,领路费回家”这样的事情,我们中国人见过太多,已经算是见怪不怪了。如果我们回顾阿富汗过去十几年不算复杂的局势,我们就会发现,塔利班在这几年重建军事力量,逼世界第一大强国撤军,剑指全国政权一事,几乎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为什么说是历史的必然,因为中国人对于“美协军”有比较清楚的认知

美军最初在推翻塔利班全国政权以后,对塔利班的军事力量以及民意根基的打击是十分靠谱的。塔利班教权的军事力量从2001年开始就一直被削弱,而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在建立初期的一系列措施,也确实削弱了塔利班的民意基础。在奥巴马时期后期,阿富汗塔利班军事实力和组织架构都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尤其是在维系战争的武器补给方面,塔利班方面在失去巴基斯坦这一走廊以后,无法得到任何有效的军火补充,因此袭击也随着时间增加而减少。

虽然在军事上的打击是行之有效的,但是在经济上,联军从来无法压制塔利班。由于美国扶持的阿富汗现任政府过于腐败无能,各个军阀只顾在坎大哈争权夺势,无暇照顾阿富汗数百个区的农村地区,这给了塔利班一片喘息的空间。而阿富汗依赖外国援助的畸形经济模式,以及阿富汗只有25%的低下城市化率,也客观上导致了美国扶持的阿富汗中产阶级与农村地区的隔阂。“如何给农村阿富汗人分配大饼”这个任务,久而久之就落到了政治基础是普什图部落的塔利班的手里。

阿富汗的传统政治格局是毛拉、部落长老、支尔格大会和军阀分庭抗礼。在部落长老因为军阀崛起和美国在地方建立基层政权而失势以后,军阀替代了原先部落长老的位置,这给了塔利班可乘之机。塔利班只需要团结当地宗教长老,掌握“释经”权,在加上自己在农村地区物流和经济上的主导能力,就可以笼络一方人心,建立基层统治。

控制了当地物流渠道的塔利班,打扮也变得现代化

国际形势和联军带来的稳定的阿富汗局势,也为阿富汗塔利班带来了一定的喘息之机。阿富汗战争的头10年,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权相对稳定,在阿富汗前任总统卡尔扎伊任期内,阿富汗经济有所发展,而这部分发展成果有部分落到了当时放弃武装斗争的塔利班手里。阿富汗塔利班依靠非法矿石贸易和毒品贸易,控制了农村的经济,掌握一定的基层政权控制能力和经济实力,与联合国扶持的阿富汗中央政府分庭抗礼。正如BBC在2014年实地报道的那样,当地老百姓表示,阿塔能给我们的,比政府军能给的多得多。

经济的控制权让阿塔改变了斗争政策。在卡尔扎伊的第二任期内,阿塔以军事斗争为辅助手段,重点发展自己的政治、经济影响力,控制了农村的物流渠道甚至阿富汗-巴基斯坦双边贸易渠道,在经济上对抗阿富汗当局。

不过,阿富汗国内经济的发展也给塔利班带来了不利的情况。由于普什图部落的局限性,经济的分散导致了阿塔内部军阀割据的格局。2016年5月25日,塔利班发表声明,确认该组织领导人曼苏尔被炸死,当时各个媒体都分析称,塔利班的组织在阿富汗内部已经“分崩离析”。

塔利班觉得“伊斯兰国”太极端了

而逐渐原子化的阿富汗塔利班,又面临了远道而来的新一代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分支的威胁。2014年,“伊斯兰国”在整个逊尼派世界崛起,2015年1月,"伊斯兰国"宣布在阿富汗建立"伊斯兰国"行政分支"呼罗珊省"。裹挟着最极端“圣战”思想的瓦哈比派伊斯兰国武装利用叙利亚、伊拉克带来的高级军事装备击败了塔利班和部分政府军,迅速分化了阿塔外围的基础组织,占领了阿富汗西北部乃至南部很大一片土地。

“伊斯兰国”成立阿富汗分支对于阿富汗塔利班来讲是斗争也是机遇。在对抗“呼罗珊省”分支的过程中,塔利班重新组织了起来。在曼苏尔的副手哈巴图拉·阿洪扎达成为新的最高领导人以后,塔利班中央重新控制了各地零散的部落武装组织。为了对抗这些“异端”,塔利班开始重建“正规化”的军队,通过“正规化”建设强调自己更加代表“普什图族部落利益”和“国家主人”。

2014年,阿富汗塔利班首次开始给武装人员配发“制式”迷彩服,以此来加强自己的“国家主人”身份,并且开始加强在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区的军事存在,如公开加强武装人员在控制区和非控制区的巡逻。

塔利班近年来开始注重正规化建设,虽然作战的时候塔利班从来不穿军服

与此同时,在2014年年末,塔利班领导层还决策成立了效忠于最高政治机关的特种部队。这支对特特种部队被称为“萨拉·赫塔”(Sara Kheta),也就是普什图语的“血色旅”——在阿拉伯文化中,血色是“复仇”的意思。

和传统松散的部落民兵不同的是,这支部队由在巴基斯坦宗教学校培训出来的青年学生为主,有较为坚定的塔利班信仰,接受了长期训练。这些特种部队擅长使用夜视器材,利用摩托车、皮卡等载具,夜间携带夜视器材快速突袭政府军或者“伊斯兰国”检查站和据点,大量杀伤敌军,震撼敌军士气。

血色旅大概这个画风

经过精心规划的塔利班夜间突袭,打击了政府军的士气

从2015年开始,塔利班在对抗“伊斯兰国”分支机构和零敲碎打政府军地盘中积攒了军事实力和政治声望。在“呼罗珊省”消灭了大量政府军和当地军阀以后,阿富汗塔利班接管了遍布阿富汗边境地区的真空区。从2016年到2017年,阿富汗塔利班开始打击东部楠格哈尔、库尔纳省,南部查布尔省,西部赫尔曼德和法拉省的“伊斯兰国”地盘。

在叙利亚、伊拉克的“伊斯兰国”2017年走向覆灭以后,“呼罗珊省”分支在阿富汗的地盘也逐渐式微,到了2018年8月,塔利班宣布彻底消灭了“伊斯兰国”分支。而塔利班也在歼灭“伊斯兰国”以后,向美国人展示了阿塔“不再包庇恐怖组织”的诚意。

投降的Daesh分子

塔利班在2015年以后逐渐激烈的军事斗争中增长了战斗的经验,团结了组织,扩大了地盘,同时还获得了一个政治上的进步。我们经常将穆斯林派系,尤其是逊尼派穆斯林派系视作“铁板一块”,粗暴地忽视瓦哈比派系思想之间的差异。

虽然塔利班依然是瓦哈比派系的组织,但是在多年的斗争中,塔利班逐渐获得了一定的民族主义成分。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纯粹瓦哈比圣战思想西来以后,一向以原教旨著称的塔利班突然发现,他们的思想远远“不够极端”。为了对抗这些“纯粹的”、更加极端的瓦哈比派系,塔利班逐渐摸索出一套不同的,融合了阿富汗本国穆斯林传统和一定民族主义思想的意识形态。

虽然这套意识形态目前还不成理论,但塔利班通过基层治理和军事斗争中的实践成就,让阿富汗居民在懵懵懂懂之中接受了塔利班的政治理念,帮助塔利班在阿富汗国内获得了政治认同。

阿富汗人不打阿富汗人

时间进入2018年,重新团结起来的塔利班,成为了以夺取全国政权为目标的统一的政治势力。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塔利班以军事促成政治,用“以打促谈”的方式,在阿富汗多地发动攻势。彼时的阿富汗塔利班,已经实现了“鸟枪换炮”——在此之前“塔利班”的重火力,几乎只有苏联时期遗留的RPG、无后坐力炮和粗糙仿制的107火箭弹,而2018年以后,塔利班大量扩充了大口径狙击枪、夜视仪,获得了宝贵的反坦克导弹,以及从叙利亚远道而来的便携式防空导弹。

美国没有为阿富汗带去现代化,但是为阿富汗塔利班带去了现代化的微光战术

这些军火流入改变塔利班长期以来冲突烈度较低的现状,在2019年入春以后,塔利班控制的农村地区在春耕后利用富裕的劳动力,发动了“春季攻势”。在2019年攻势中,塔利班一反常态,不再零敲碎打地搞自杀式袭击和火箭弹袭击,而是干净利索地针对村庄甚至县城破袭。

在这一轮军事展示中,塔利班“血色旅”一度针对美阿核心区Shorab基地进行特种破袭。大约20多名塔利班的“突击队员”们身着阿富汗国民军和美军的衣服,携带反坦克导弹、火箭筒和重机枪等大口径武器,在内应炸开基地大门的情况下渗透进军事基地并开始武装袭击。袭击造成了美阿联军重大伤亡,有大量载具和战机被摧毁。

塔利班宣布击毙击伤500人,摧毁了19辆“斯特赖克”装甲运兵车以及两架武装直升机。阿富汗政府宣布死亡24人,北约方面宣称没有付出伤亡。而北约联军没有付出伤亡的原因是——当天晚上,整个基地的北约士兵都躲在宿舍区域不敢露头,任凭拥有优势火力和夜视装备的塔利班屠杀基地国民军。

尽管这个战果有吹嘘成分,但现实是,阿富汗塔利班的特种队员在美阿核心区域发动了长达20个小时的攻势

经过了长达5年的军事建设,阿富汗塔利班确实在近两年的攻势中展示出不俗的战斗能力,让阿富汗人相信这一萦绕在古老土地上的幽灵依然强大。进入20年后,塔利班在和特朗普当局的谈判中“以打促和”,不断发动小规模袭击,尤其是利用夜视器材进行的夜间袭击,震撼、打击政府军士气。那些骑着摩托车,拿着热像仪猎取政府军哨所的塔利班突击队员们,让政府军“闻风丧胆”,躲在据点里不敢出来。

而塔利班在基层相对优秀的治理能力,也让不少地区的民众不愿意“阿富汗人打阿富汗人”。在塔利班宣布停火以后,阿富汗人在斋月的停火期间载歌载舞,庆祝40年未有之和平。种种因素之下,阿富汗政府军在美军撤军的当月就“崩盘”,也就可以理解了。

和19年3月份惨烈的攻防战相比,本轮攻势不算激烈 图为19年3月份春季攻势中的政府军俘虏

塔利班虽然在春季攻势中损失也不小,但换来美军对于阿富汗塔利班军事实力的重新评估。拥有丰富斗争技巧的塔利班在过去两年“以打促和”中,基本上摸清了美国当局的底牌:第一,在“大国竞争”吞噬大量资源的今天,美国不愿意再在中东,尤其是阿富汗投入包括人力、财力等在内的战略资源,极力要摆脱阿富汗这个“大包袱”;第二,美国虽然不相信阿富汗现政权消灭塔利班的能力,但对现政权保持目前军事优势有信心;第三,美国的主要担忧在于阿富汗塔利班重新庇护恐怖组织。在意识到美国的底牌后,多哈的塔利班领导人在作出种种妥协和让步以后,终于换来了彻底的撤军协议,熬走了美国人。

出于历史原因,我们中国人很容易在当前的阿富汗局势中找到既视感,并倾向于认为阿富汗局势就要像历史上的国共内战、越南内战一样,以掌握基层的塔利班摧枯拉朽般冲入坎大哈而告终。但我们要辩证、客观地看待当前的阿富汗局势,不能生搬硬套。阿富汗塔利班已经缺乏1990年“一呼百应”那样的民意基础,而塔利班的武装力量相较前几年虽然有所进步,但在军事上彻底击败拥有美军直接支援的哈尼政府军还是比较困难的。

多哈4天王,代表着塔利班成为了一个较为统一的政治势力

此外,阿富汗塔利班显然不是一支拥有太多进步属性的势力。阿富汗塔利班虽然从2014年起,在治理实践和军事斗争上获得了一定的进步属性,不再是90年代那支肆意炸掉巴米扬大佛的极端组织,但依然是一支以瓦哈比派教权思想作为指导的畸形政治组织。阿富汗塔利班只是相对腐败无能的阿富汗国民政府而言,有一定的进步性和更强的治理能力,但并不具备改造、治理整个阿富汗的能力。

此外,塔利班在长达20年的对美斗争中变得十分注重“务实”,到目前为止,塔利班谈判代表没有发表任何有关武装夺取全国政权的意向,反而是立即利用有利的斗争形势,为自己和哈尼政府谈判创造一个有利的条件。但对于多年深耕阿富汗经济与社会的阿富汗塔利班来讲,他们的目的是很明确的:参与阿富汗政治生活,最终通过政治、经济、军事手段,击败目前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

此外,阿富汗畸形的经济模式,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掌握物流和农村经济的塔利班进一步夺取全国政权。阿富汗经济属于“输血型”经济,严重依赖国际援助资金以及大量外国军队在阿富汗驻扎而催生的“外军服务经济”,阿富汗有限的教育资源和城市中产资源,几乎全部都是为了服务“皇协军”而诞生的。在美军撤离以后,大量以服务业为主的坎大哈“中间阶级”将会失业,这对阿富汗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而如今阿富汗人口比2001年增长了1倍,已经远远超出了这片贫瘠的土地能够承载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较为团结的塔利班政府,也不敢彻底和联合国断绝关系,让4000万阿富汗人“自力更生”。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数年时间里,塔利班依然要维系一个可以和外界打交道的官方政府存在,阿富汗国民政府至少能当好一个“坎大哈市长”。未来几个月,塔利班会继续“以打促和”,在取得有利态势或者军事僵局以后与哈尼政府和谈,取得政治地位。

坎大哈,文明的孤岛

一切似乎从2001年美军进入阿富汗时就注定了,美军的到来并没有改变阿富汗的经济基础,联军长期驻扎并没有改变贫穷落后的阿富汗现状,坎大哈依然是一片现代化文明的孤岛,伊斯兰教权依然牢牢控制着阿富汗的基层。20年时间很长,阿富汗似乎有了改变,也似乎没有改变。对于阿富汗这个世界地缘政治的边缘国家而言,当地的人民或许还要在历史的长河中艰难求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